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绝品邪少 >> 正文

【酒家-小说】辣椒花和仙人球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好文的访客

李铭风坐在自家的沙发上,悠闲地喝着蓝山咖啡。他看着那微微泛起泡沫的深褐色液体,自己问自己,这分明是苦涩难喝的东西,可是为什么,自己偏偏就那么喜欢呢?他苦笑了一下,又自己回答自己,或许是因为,那苦涩之后的回味吧。总听到有人说,苦涩之后的回味是甘甜的,哼,可笑。李铭风晃了一下手里的咖啡杯,看着荡漾起的小小漩涡,自言自语:苦涩之后的回味,应该是五味杂陈的啊,有甘甜、有酸楚、有辛辣、有咸涩……就好像人生一样。

是啊,就好像人生一样,李铭风叹了口气。他是一个作家,每天的工作,就是将自己所回味出来的关于人生的一切滋味,用笔墨描写出来。然后,发表出来,供他人品评,而他自己呢,作为一个不错的畅销书作者,他为此得到了丰厚的报酬。嗯,一切都挺顺心的,除了,除了他有一个很讨厌的邻居。

想到这里,李铭风抬头看了看自家的窗台,他的窗台上放着一盆从不开花的仙人球。他觉得,那比较像他自己。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清高、孤傲,有任何困难从来都是自己解决,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他从来都不会主动跟人聊天,甚至是打招呼也不会,久而久之,再也没有人会主动与他打招呼了。别人都说他脾气怪,或许是吧,他喜欢站在角落里,默默地观察别人的言行举止,遇到有趣的事情,就写进他的小说里去。这,大概就是一个作家的职业习惯吧。

这时,他的目光透过了自家的阳台,望到了对面那户人家,那里住着一个女大学生,一个时时刻刻做着文学梦的女大学生,她的窗台上放着一盆辣椒花,偶尔开一朵朵白色的小花,像她本人一样,朴素而又纯洁,从不惹人注意。

为什么要说那是一个讨厌的人呢,那是因为……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搅扰了李铭风的冥想,他摇了摇头站了起来,他猜,一定又是那个讨厌的女大学生来了,之所以说她讨厌,就是因为她每次光临都是那么不合时宜,不是在他睡觉的时候,就是在他正在构思故事情节的时候,扰乱他的思维。

李铭风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伸了一个懒腰,从沙发上站起,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一张灿烂的笑脸立刻出现在他的眼前。

“又是你啊?”作为一个作家,李铭风非常明白这样说话是很没有礼貌的,可是,他实在是想不出更有礼貌的打招呼方式了,其实,他很想马上把门一关,然后坐回到沙发上去的。不过,他是一个有修养的人,所以,还是微微侧过了身子,把来人让了进来。

那是一个相貌俊秀的女孩,可是,这偏偏就是一个李铭风最怕见到的人,住在他对面的邻居,那盆辣椒花的主人,她叫黄雅丽。

“今天你晚了半个小时,平常你都是在星期天早上八点半的时候,准时敲开我家房门的。我以前从来都不会在早上九点之前起床的,为了你,我现在养成了一到周日就在八点醒来的习惯,可是,你却迟到了。”李铭风看了看手表,自以为幽默地打趣说。

谁知,那黄雅丽却十分认真地道歉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来晚的。”

“不,你不用不好意思,来晚了没关系,最好是从此不来了,才好呢。”这句话是李铭风的心里话,不过,他没好意思说出口,唉,这个不懂得幽默的小姑娘,还想当作家呢,看来是没什么希望了啊。

按照惯例,接下来黄雅丽应该从包里拿出一叠厚厚的文稿递给李铭风,请李铭风指教,然后,李铭风就会草草看看,随手指出一大堆的缺点,然后就把她给打发走。这就是李铭风这几个月来每个周日早晨都会做的一整套流程,自从黄雅丽知道了自己对面住着一个知名作家之后,她就一直都是这么做的。不过,这次稍微有点不同,黄雅丽在取出文稿的同时,还取出了一大袋苹果,道:“李老师,我今天之所以会晚了半个小时,是因为我给你买了礼物。老是空手而来,怪不好意思的,小小心意,不成敬意,您请收下吧。”

李铭风摇摇头,把苹果随身丢在了桌上,他是一个善于观察生活的人,虽然,这种苹果他从来都不吃,但是他却知道,那就是街口小店那十块钱三斤的劣质苹果。

“好了,长话短说吧,我还有事情呢。”

“嗯,好的,李老师,还是按照惯例,指点一下我的作品吧。”黄雅丽双手将自己的文稿递上。

李铭风顺手接过,随便翻看了两眼,就把文稿丢在了沙发上,说:“你知道吗,你写的文章就像你种的辣椒花一样,一点颜色也没有,淡而无味,淡得比白开水还没有滋味。”

黄雅丽把自己的文稿捡起来,嗔怪着说:“李老师,您每次都说这个不好,那个不好,那,到底要怎样才算好呢?”

李铭风注意到,黄雅丽的眼睛里有晶莹的泪滴在闪烁。唉,这小姑娘,心理承受能力倒是见长啊。他还记得,黄雅丽第一次到他家的时候,他就把她的作品,批得一钱不值,那小姑娘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一把抢过文稿,转身就走了。当时,他看着黄雅丽远去的身影,很想追上去说声对不起,可是他那强烈的自尊感,却使得他只是把门轻轻地关上了。本来他以为那姑娘经此一事,就再也不会来他家了,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她在下一个周日的时候,却再一次敲开了他的家门。真是一个愈挫愈勇的姑娘啊。

见李铭风不说话,黄雅丽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用尽量平和的语气说:“李老师,你就告诉我吧,到底怎样才能写好文章?”

平心而论,黄雅丽的文笔不可谓不好,但是,就是缺了点什么。李铭风知道,她缺少的是对于生活的观察。所以,她笔下的世界,整天就是吟风弄月,说些无病呻吟的话题,花啊、草啊、爱啊、愁啊,无非就是这些。当然,这样也能写出很好的作品,但是,要当一个优秀的作家的话,需要的却不仅仅只有这些。其实,他还是很看好黄雅丽的,他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苗子,他希望她能超越自己。可能就是因为如此,他才有些恨铁不成钢吧,对黄雅丽要求的确是太严格了。他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很好的老师,要让黄雅丽写出好作品来,看来只有带她去见自己的老师了,生活,那就是李铭风最好的老师。

想到这里,李铭风说:“真正好的素材,都在生活中。你整天呆在家里,是不可能写出好的文章的。”

黄雅丽噘着嘴问:“那要怎样去体验生活呢?难不成每天去大街上站着吗?”

李铭风笑道:“这也是一个不错的方法啊。”突然他眼珠一转,有了好主意,说:“这样吧,下星期我要和朋友去荒漠旅行,主要是为了采风,就是搜集一些创作的素材。你同我一起去吧。”

荒漠?上不着村,下不着店的,黄雅丽有些犹豫了,说实话,她不敢去。

这时候,就听见李铭风冷笑了一声,说:“我知道你不敢,回去吧,你永远都当不了真正的作家。”

很明显这是一个激将法,不过,的确是很好使,就见黄雅丽狠一狠心,一咬牙,一跺脚,道:“谁说我怕啊,好啊,去就去。”

(二)旅途建真情

说实话,虽然黄雅丽在脑海中已经揣测过千百遍关于荒漠是什么样子的情景,可是,当她真的看见荒漠的时候,还是惊呆了。

旷野上一片浑黄,没有任何植被,要不是因为车过处,卷起了黄色尘沙,黄雅丽真要以为,他们的车子一直停在原处,没有移动过。在这一片苍茫的大地上,唯一的参照物,竟然是汽车驶过时飞卷而起的如苍龙一般的沙土。

李铭风的几个朋友都是作家,可是,他们说起话来,却一点都不像是作家,并不是文绉绉的样子,正相反,显得很随便。而李铭风呢,也和平常看见的完全不同,话很多,只是,他很少和黄雅丽说话。不过,其他旅友见难得有一个漂亮女孩同行,都来向她献殷勤,所以,黄雅丽和大家在一起嘻嘻哈哈,倒也快活自在。

不过,时间一长,黄雅丽就觉得有些倦怠了,毕竟,她习惯了大城市里的繁华,一路上,看着单调无味的风景,她直打哈欠。回头看看那车轮卷起的黄龙一般的尘沙,她不觉苦笑,心想:“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大漠的“孤烟”是如何的直法,我已经知道了,可是这“落日”……

正想着呢,就看见天边的云彩被烧得一片火红,那就是“落日”啊,落日用满天红光笼罩着整个荒漠,好像天边正燃烧起一场无边的大火。

这时,李铭风似乎是感受到了黄雅丽正觉得无聊呢,便回转头,对黄雅丽道:“怎么样?觉得无趣了吧。我就知道你是不可能体会到这其中的乐趣的。你看,这就是你写不好文章的原因啊,你看不见生活的全部。都市的繁华,是生活的一部分;大漠的荒凉,这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啊。”

黄雅丽刚想说两句什么辩解一下,这时,旁边的一个男子开口说话了:“无趣?我怎么会觉得无趣呢?有美女作伴,这就是最有趣的啊。喂,对了,美女,有李铭风这个超级大帅哥作伴,相信你也不会觉得无趣的吧。”

黄雅丽羞红了脸,低下头玩着自己的衣角,不再说话。而李铭风呢,也摇了摇头,叹气不语。

就在这时,车越过一道浅浅的山脊,从一个很窄的山口向右一拐,众人顿时眼前一亮,原来,他们进入一个小山坳里。

李铭风微笑着点点头道:“好了,到了,今晚,我们就在这里扎营吧。”

搭帐篷、生火、煮饭,这些对于黄雅丽来说,都是头一次遇到的事情,自然闹出了不少笑话。不过,同行的都是一些宽厚的长者,他们倒是并不介意黄雅丽给他们造成的麻烦,反而还笑呵呵地说,黄雅丽给他们添加了不少乐趣。

只有李铭风,一边给黄雅丽添饭,一边用怪怪的语气说:“哎呀,大小姐啊,你一个女孩子,连做饭都不会,以后看你怎么嫁得出去啊。”

黄雅丽撇撇嘴,说:“谁说我不会做饭的啊,其实我会,不过,我从来没在篝火上做过饭啊,所以,把饭烧糊了,也是很正常的啊。”

众人闻言,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入夜了,黄雅丽和一个同行的女作家共用一个小小的帐篷。她从来都没有在如此狭小的空间里呆过,觉得在帐篷里憋得慌,她想和那位与自己同住的女作家说说话,却发现她已经呼呼睡着了。黄雅丽强自闭上眼睛,数着“羊”,希望自己能快些入睡,可是,却越数越精神。

没有办法,她便干脆起身穿衣,跺出帐外,独自坐在帐篷门口,仰望荒漠夜空中的明月和繁星。

站在帐篷外,黄雅丽觉得精神一爽。她原本以为,在这样的荒漠中野营,昼夜的温差会变化很大,可是,没想到,夜里的气温却一点也没有降,直到午夜前,帐篷里的温度仍然很高,也领略不到“早穿皮袄午穿纱,抱着火炉吃西瓜”的奇特经历,真是“纸上得来终觉浅”啊,要不是亲自体验,她又怎么能知道这些呢。

这时候,她突然看见了前方不远处,有一个身影,背对她站着,那是谁啊,也是像自己一样睡不着觉,所以跑到外面来透气的吗?奇怪,这背影看上去真的是好熟悉啊。这,不是李铭风又是谁呢?

黄雅丽忙几步走上去,那人影听到了身后有动静,便回过了头来,果然是李铭风。

“李老师,你也和我一样,睡不着觉啊?”黄雅丽笑着问。

李铭风却很怪异地看着黄雅丽,道:“怎么,你睡不着吗?最好回去多睡一会,要不,明天你会受不了的。”

“还说我呢,你不也睡不着吗?”黄雅丽嘟囔着说。

李铭风笑笑道:“傻姑娘,我不是睡不着,是不能睡,我在值班呢。”

“值班,什么意思啊?”

“这里荒郊野地的,毕竟难以保证不会有危险,所以,还是留一个人守夜比较好。我们都已经安排好了,过一会,有人来换我班。”

“可是,怎么没有安排我值班啊?”黄雅丽问。

“你?”李铭风夸张地笑了笑,道:“要是让你放哨,大家都被狼吃了都不知道啊。”

他本来只是想开个玩笑,可是,却没想到,把黄雅丽吓了一跳,黄雅丽道:“狼?怎么,这里还有狼吗?”

李铭风摇摇头道:“不知道啊,以前应该是有的吧,可是现在,估计很少见了吧。这些年,这里的变化很大啊。”

“怎么,李老师,您以前来过这里吗?”黄雅丽好奇地问。

“是啊,很多年以前来过。”李铭风把目光投向很远很远的地方,道:“以前,这里不仅有狼,还有羚羊、有兔子。地上,也不是这样光秃秃的,有草、有胡杨树……”说着说着,他不语了,仿佛思绪已经飘到了很远的地方。

“可是,现在,为什么这些都没有了呢?”黄雅丽问。

“为什么?等明天,我们到荒漠的中心地带之后,或许,你会看见一些事,你会遇见一些人,到时候,你就会明白的。”说到这里,李铭风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黄雅丽回头望望自己身后的这个小小的营地,再看看眼前的无边旷野,顿时感到了自己的渺小,而赞叹大自然的造化之力。

就在这时,李铭风又发话了,道:“你看,就在你的脚边,那一条浅浅的土沟,你知道那曾经是什么吗?那是一条河啊。就在我上次来的时候,那里头还有水,可是现在却……”

黄雅丽突然觉得李铭风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喉头有些哽咽,月色朦胧,她看不清李铭风的脸,但是她觉得,他的眼睛里头,一定有一些晶莹的东西,在闪耀。

昆明去哪个医院检查癫痫病呢
车祸可以导致癫痫病吗
河北哪里治癫痫好

友情链接:

朗目疏眉网 | 江苏联通夜间流量 | 温州市第十九中学 | 优雅的生活 | 植物遗传学 | 中国男篮经典比赛 | 纯牛奶洗脸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