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植物遗传学 >> 正文

【酒家】今生守护你(小说)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站在街角,目光落在不远处的那个独立庭院,院落不大,却刚刚好地承载了“晚阳工作室”。工作室里,有一个长裙曳地,双肩瘦削长发披肩的女子,她叫杜晚阳。她在画画,画笔在她手里几笔滑过画板,画便有了生命。我一直说,晚阳是个灵魂有香气的女子。

她的画板前有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男人,一动不动地看着晚阳画画。男子仿佛想说什么,有泪从眼眶涌出。晚阳轻轻地笑,停下画笔,轻轻地为他擦拭,将他的头抱在怀里。片刻,又在他耳边低语,吻了吻他的脸。那样子无比的甜美、温柔又满足。我远远地看着,心里泛起酸楚。那个轮椅上的男人是我的哥哥——莫子言。

画板上是一抹晚阳,躲在云朵后,红色余晖映照着半边天,看得久了,人会醉。那红,仿佛重生后的涅槃,有一种庄严的深沉。

夕阳的余晖穿窗落在她身上,也恰巧照见了我视线里的半边脸。很瘦,我的心疼了又疼。我轻轻呢了一句:“杜晚阳,我真后悔带你去‘黑白灰’,如果不带你去那里,你是不是就不会累,至少,你还是我的女朋友,你就不会爱上我的哥哥。”

摸出一支烟,却找不到火机,我懊恼地骂了一句:“靠,连一支烟都和我作对。”我将烟揉碎,狠狠地扔在地上,用力地踩,直到一支卷烟尸骨无存。对于我每天的隔空注视,杜晚阳不知道,我也不想让她知道,我不想给她增添任何负累,我的植物人哥哥已经够她受了。晚阳要靠她的画笔来支撑哥哥昂贵的医药费,我曾暗暗帮过她,帮她缴纳药费,可还是被晚阳发现了。她拒绝一切帮助。她说,哥哥是为她成了植物人,她要用自己的力量让哥哥活下去,哪怕今生就这样守护着他,只要他活着,她就要在他身边。可是,晚阳,你知道吗?你也是我今生的守护。

我痛楚地重重咬了咬唇。

哥哥莫子言是个摄影天才。每一个光点在他镜头的闪烁下,都会成为完美的记录;他独特的取镜角度,让每一幅作品成为世上的独一无二。大学刚毕业,哥哥参加了摄影展,他镜头下的光影折射感让他在全国的摄影大赛上获得了特等奖。那天,他捧着奖杯来到了“黑白灰”。“黑白灰”是我和哥哥从小的玩伴阿生的酒吧。那年,我和杜晚阳是Z大艺术系三年级的学生,杜晚阳成为我的女朋友刚好一年。我第一次带杜晚阳去“黑白灰”。

哥哥走进“黑白灰”时,正是夕阳西斜时,这样的时间,“黑白灰”是属于我们这帮所谓“艺术人”的,因为只有夜幕降临时,“黑白灰”的霓虹,才会在夜色里绽放光彩。

晚阳正坐在我身边,胳膊肘放在我腿上,托着下巴,扬起头看着我微笑。

“子默,嗨!我的奖杯,要不要欣赏一下。你老哥不错哦!老有才了,出手就是特等奖,你可得学着点,以后争取在巴黎什么的地方办个画展,露露脸。呵呵……今天是个值得开心的日子,所有酒水本公子请,兄弟们,尽情的享乐吧!”哥哥子言进门时,远远就嚷嚷着,张扬的笑,飘满了整个酒吧。晚阳听见子言的声音,抬起头看,正好与看过来的子言目光相撞。子言的眼睛一亮,我分明看见了他眼中的星星,我的心微微一沉。

“嗨!美女!你是艺术系的杜晚阳对吧,我是你的学长莫子言,就是你身边那位莫子默同学的哥哥。嘿嘿,别问我是怎么知道你的大名的,总之你是我喜欢的那类女孩儿。”哥哥毫无忌惮地表达着他对晚阳的赞美。

“莫子言,注意措辞,杜晚阳是我的女朋友。”我站起来叫嚷着。

“哈哈……子默,你的女朋友真的很出色,哥哥有一见钟情的感觉,怎么办,要不要让给我,要不咱俩来个公平竞争怎么样?”子言的目光咄咄地看着晚阳,嘴里不正经地说着。子言从来都是玩世不恭的人,他换女朋友就像换衣服。

“你少招惹晚阳,她可是我的缪斯女神。”我盯着子言的眼睛说。子言轻轻笑。那天,子言喝了很多酒。我也喝了很多酒。在即将散场时,子言说要为晚阳唱一首歌。

“今天我想为我最美的相遇——杜晚阳唱一首歌,杜晚阳,你知道吗?你就是黄昏的那一抹晚阳,将我沧桑的心照亮。哈哈……”子言虽然醉态地笑着,可他说的却一本正经。阿生抱来了吉它,子言唱:

我等待,有一个人长得像你,

我唱着,说不出的心情。

那摇不醒的梦境,

是个猜也猜不透的谜。

故事里一页一页都是你,

春天里一夜一夜的叹息。

我的心,被占据了多少面积,

爱上你,没有什么道理。

……

晚阳听子言唱,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子言,子言看着晚阳。

大学期间,我和晚阳在学校的支持下,举办过几次画展,我们也成了本地小有名气的画家。“晚阳工作室”是哥哥子言送给我的毕业礼物,与其说“晚阳工作室”是子言送给我的,更准确地说,是子言送给晚阳的。因“晚阳工作室”是哥哥命名。每个夕阳晚来时,“晚阳工作室”,多了哥哥的影子。

有了“晚阳工作室”,哥哥仿佛收敛了心性,很少与女子交往,更多的时候会看着夕阳下的晚阳挥动画笔。那样子,有一股忧伤的寂寥。晚阳每每看我,看子言时,痛楚、纠结深深地缠绕在眸子里。我们三人,就在这矛盾与尴尬中度日。“晚阳工作室”成立的第三年,晚阳唯一的亲人——奶奶过世。也是在那一天,我的晚阳,彻底离开了我。我永远无法原谅自己的过错,是我,害死了奶奶。

那天有雨,这样阴沉的天气,是注定有一场悲哀降临。

清晨我接到晚阳的电话:“子默,我要给法国来的威廉·李先生送我的画,他明天就要回国了,我想求你一件事,你能不能帮我照看一下奶奶,就一小会儿……”

“好的,晚阳,你就放心吧!奶奶交给我,我马上到!”我挂了电话,打车往晚阳家赶。威廉·李先生是法国著名画家,他的抽象派画作被很多人收藏。他很喜欢晚阳的作品,这次他要带走晚阳的两幅画,在他法国的画廊展出。

晚阳的奶奶心脏不好,前不久刚出院,出院时,医生叮嘱,要好好修养,老人家的心血管已阻塞了百分之七十,如果再发病,极有可能无法苏醒。

晚阳出门时,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能离开奶奶半步。我重重地点头,满口答应着,为晚阳拦了出租车,看着晚阳走远,我坐在奶奶床前。奶奶睡着了,我无聊地翻弄着手机。在我无意抬头看奶奶时,目光落在奶奶床头柜上摆放的,晚阳的照片上。照片里的晚阳,乌黑的头发随风飞舞,阳光地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我的心微微一动,捧起了晚阳的照片,指尖在她的脸,她的唇上滑动。我突然有一种冲动,想进晚阳的卧室看看。

我轻手轻脚地走出了奶奶的房间,停在了晚阳卧室门前,犹豫了片刻,终于推开了门。窗前的画板上,子言的画像一下子刺进了我的眼睛。画的左下角写着:人渐瘦,愁无绪,扯不断的相思,莫如不相遇!

是晚阳的笔迹。我看着画中的子言,眼睛里有怒火,愤怒是魔鬼,真的是魔鬼吧!我失去了理智。从小,子言便是家里的宠儿,父亲、母亲,从来挂在嘴边的是“你看你哥哥子言多优秀,你如果有你哥哥的一半优秀就够了,以后要向你哥哥学习。”

为什么,在家爸爸妈妈宠着他,在外有那么多的女孩喜欢他,他还要招惹我的晚阳。我撕下了画板上的画,将画板打翻在地,我要去找子言,我要找他算帐,我冲进了雨里。却没想到,我在晚阳屋里发疯时,吵醒了奶奶,我疯狂地向前奔跑时,没有听见奶奶在我身后的呼唤,没有看见奶奶追出来,没有看见奶奶摔倒在雨里。

我来到工作室,子言并不在,我沉浸在寻找子言的愤怒里时,接到了晚阳的电话,她在电话里哭喊:“莫子默,我恨你,你杀死了我唯一的亲人。莫子默,你这个混蛋!”我的心一惊,猛然清醒,可一切都晚了,奶奶在送往医院的路上永远地闭上了眼睛。我赶到时,晚阳正扑在奶奶冰冷的遗体上痛哭,我知道,我永远地失去了晚阳。就在此时,我却一眼瞥见了晚阳丢在一边的手机有一条短消息闪动。我怕会有什么急事,我打开了消息,是子言的:晚阳,你说你喜欢夕阳,我要拍下最美的夕阳送给你,因为你就是温暖我心的那抹晚阳。

嫉妒又一次冲昏了我的头脑,我果断删除了那条短消息,还将晚阳的手机关机。晚阳也许太伤心了,她根本没发现。

三天后,奶奶入殓,晚阳的情绪多多少少平复了一些,可对我的冷是前所未有的,如北极的冰川,她冰冷的目光里有对我的恨。就在那天,妈妈收到黄山市一家医院的电话,哥哥为了拍最美的落日,掉下悬崖,因晕迷的时间太长,大脑长久处于缺氧状态,无法苏醒,变成了植物人。他在跌落悬崖时用尽最后的力气,在手机短消息里打出了几个字:杜晚阳,你是我最美的相遇。然后把手机扔了出去。这是一条未发送成功的信息。手机通讯记录里,有子言给晚阳的一百五十二次呼叫。

痛苦如千百万只蚂蚁啃噬着我的心。是的,是嫉妒让我铸成大错。晚阳看见了那条哥哥未发送成功的信息,还有一次一次的呼叫。她看着我,空洞的眼神,涣散的元神,她仿佛成了一个躯壳,毫无生机。她没有哭,她轻轻地捧起哥哥缠着绷带的头,吻落在他的唇上,她微微笑着,轻轻摸哥哥的脸、鼻子、眼睛、眉毛,又一次吻着哥哥,说:“子言,我会守着你,一直一直守着你!”

妈妈看着哥哥一动不动地躺在病床上,几次哭死过去。哥哥是她最优秀的儿子,如今却成了“活死人”,她是万万不能接受的,她撕打着晚阳:“你这个狐狸精,勾引了子默,还要勾引子言,你还我子言。”接着,她推着晚阳,“你给我滚……呜呜……滚出去。”

晚阳静静地站着,握着子言的手,任凭妈妈发狂地撕打。妈妈用尽了全力,晚阳倒在地上。她慢慢爬起来,跪在妈妈脚下:“让我用我的余生守着他吧,我要用我的心,用我的爱唤醒他,求您了!”妈妈的脸上挂着泪,愣愣地看着晚阳,终于拉起了晚阳,和晚阳拥抱痛哭。晚阳肯求妈妈和爸爸,她说要用她自己的画来治好子言,她要以画资付药费,她要感动上苍。妈妈和爸爸看着目光坚定的晚阳,点了点头。

半个月后,晚阳将子言接进了“晚阳工作室”。医生告诉晚阳,子言并不是完全失去知觉,从检查结果分析,子言的大脑并没有坏死,只要不断地刺激,就有可能恢复。晚阳听见医生的话,眼睛里有亮光闪动。回来后的晚阳,一边画画,一边照顾子言。可她的笑永远挂在脸上,每晚给子言按摩,读书,讲故事,带他出去晒太阳,做康复治疗,还每晚拥着子言,在他耳边唱:

……

爱上你,没有什么道理,

有太多太多的回忆,

出现在我仰望的天际,

未来的一步一步没有你,

留下我一寸一寸在追忆。

……

晚阳忙得像陀螺,可我,却无颜再踏进“晚阳工作室”一步。五年过去了,子言慢慢有了知觉,可他还是不认识我和爸爸妈妈,却那么依赖晚阳。

夕阳的余晖将尽,我从一位路人那里借到了火机,点燃一支烟,我站在街角,深吸一口,透过烟雾看晚阳瘦瘦的身影,有一种虚幻的美。我轻轻靠在墙上。远远地看晚阳。我想走近,却没有勇气。

子言大概是睡着了,只有晚阳一个人的背影,坚毅地挺着。透过窗,我看见她有意无意地向我站立的街角看了一眼,我怕她看见,慌忙闪到了拐角处。片刻,我重新站在街角时,那扇窗里却没有了晚阳的影子。我落寞地转身,晚阳不知何时站在我身后。我愣了一下。

“子默……”“晚阳……”我们异口同声地呼唤着彼此的名字。晚阳笑了。

“子默,为什么不进去看看他,我知道,你每天都在这个街角看着我们。”晚阳的笑,我仍然无法抗拒。

“晚阳,我无法原谅自己,更不敢靠近你。我的心底有挥不去的疼痛与忏悔。”我的脸痛得扭曲着。“晚阳,我恨我自己。”

“子默,时间已带走了所有的伤痛。我早已明白了,爱是永恒,是包容,是恒久忍耐。是懂得,是慈悲!你爱子言,也爱我,只是你的爱太自私。我想,经过时间的洗礼,你我都懂得了爱的真谛。我选择原谅。我想子言也一定原谅了你,因为我和子言的心是相通的。子默,去看看他吧!我已经收到了法国威廉·李先生的邀请,去法国办画展,我已经办好了签证。威廉·李先生还介绍了当地最好的医生给我,你知道吗?子言的手指会动了。”晚阳说到子言,笑的像个孩子,我也被她的笑感染。

我跟随晚阳走进了“晚阳工作室”。五年了,我不曾走进这里,这里依旧充斥着我熟悉的颜料味道,发生在这里的故事却只能一寸一寸留在回忆里。我轻轻的抚摸那些熟悉的桌椅,曾经这里的空气里都是我的爱情,可如今,只能注视着爱情与我擦肩。

子言坐在轮椅上,静静地注视着我,我蹲下身子,紧紧握住了他的手,眼眶里的潮湿,终淹没了视线:“哥,原谅我……”。

一周后,我将晚阳和子言送到了前往香港的机场,他们将在那里转机,飞往法国巴黎……

西安癫痫治疗好医院
天津治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癫痫为什么频繁发作呢

友情链接:

朗目疏眉网 | 江苏联通夜间流量 | 温州市第十九中学 | 优雅的生活 | 植物遗传学 | 中国男篮经典比赛 | 纯牛奶洗脸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