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耐克地板 >> 正文

【荷塘“相约春天”征文】春天的飞絮(小说)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星期一下午的最后一节自习课,二十五岁的美女老师王子涵正在办公室里批改作业。

新调来第一天上课的语文老师白晓楠慌慌张张跑进来,气喘吁吁地说:“不好啦,王老师,咱班出事啦,快去看看吧!”

担任班主任的王子涵老师镇定地抬起头来说:“不用惊慌,对待那些调皮捣蛋的刺头,你就多罚作业。”

美丽漂亮的白晓楠急得脸都红了,指着教室的方向说:“我去卫生间的功夫就打起来了,集体群殴啊!”

王子涵老师这才感到事情不妙,赶紧起身随着白晓楠一溜小跑去教室看个究竟。

三八班教室里一片闹哄哄的景象,全班七十个学生明显分成了三个阵营,正在高声对喊的两群学生,还有站在一边看热闹的一群学生,其中一个窗子的玻璃碎了一地。看到王子涵老师一脚踏进来,所有学生呼呼啦啦回到原位,立刻鸦雀无声。

王子涵老师站在讲台上伸手一拍桌子,气愤而严厉地大声喊:“谁是主犯,站出来!”

全班同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没人回答。

王子涵老师指着站在门口不知所措的白晓楠老师,说:“白老师刚刚来到咱们班,你们就闹了这么一出,丢人不丢人?既然敢闹事,就要有敢于站出来的勇气和胆量,是谁带头的?”

一个胖乎乎的男生站起来,举着胖乎乎的手掌说:“老师,是我。”

一个小巧玲珑面容可爱的女生慢吞吞地站起来,嘟囔着小嘴说:“老师,还有我。”

王子涵老师不由自主地和白晓楠老师对视一下,介绍说:“男生叫孙英豪,女生叫吴晓洁。”

白晓楠老师好奇地看了一下两个学生。

王子涵老师语气有些缓和地问:“孙英豪,吴晓洁,说说,为什么带头闹事,谁先动的手?”

孙英豪一挺胸脯说:“老师,是我先动的手。”

王子涵老师面向吴晓洁,问:“吴晓洁,是孙英豪先动的手吗?他为甚么动手?”

吴晓洁转脸看一下孙英豪,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白嫩的小手指着对方说:“他、他、他耍流氓”

孙英豪赶紧抢白道:“老师,别听她胡说,我是喜欢她才亲她的,不是耍流氓......”

两位老师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喊:“什么?”

王子涵老师感觉事情不妙,就拍一下桌子指点着全班学生说:“所有同学听好了,绝不须议论这件事,不能让校长知道了,会给咱们班级减分的,现在马上安心自习,如果再有交头接耳者,罚做一百道数学题!”

全班学生立刻低头看书写作业,教室里一片安静。

王子涵老师嘱咐白晓楠老师盯着课堂,然后向孙英豪和吴晓洁一招手说:“你们两个出来一下。”

孙英豪和吴晓洁一个仰头挺胸,一个低头不语,跟着王子涵老师走出教室。

在一处僻静的过道里,师生三个人站住了。

王子涵老师用食指点一下孙英豪的额头,批评道:“孙英豪,知道你的行为是错误的吗?”

孙英豪摇着头说:“我喜欢她,亲她一下,怎么就是错的呢?我爸喜欢我妈妈,每天出门上班前,都要亲我妈妈一下,我妈妈可高兴呢!”

王子涵老师说:“你爸亲你妈妈,因为她们是夫妻,但是,男女同学之间是不可以的,这叫侵犯女同学,是一种可耻的行为,懂吗?”

孙英豪一脸不解的神情问:“那我和吴晓洁要是夫妻呢?还算侵犯吗?”说完,他还想去抓吴晓洁的手。

吴晓洁厌烦地跳开身子说:“谁稀罕和你是夫妻呀?学习中下游,还不刷牙,嘴里有味!”

王子涵老师还是平生第一次遇见这样的问题,一时还真想不出解决的好办法,就胡乱解释说:“孙英豪,我给你打个比方,如果你爸爸要是亲我的话,就是犯法,我就可以报警拘留他。也就是说,你随便亲人家女孩,就是犯法!”

孙英豪吓得长大了嘴,惶惶然问:“老师,救救我,我不想坐牢,我们家有的是钱,可以用钱摆平吗?”

王子涵老师后悔把话说得那么严重,怕吓着孩子,就赶紧说:“幸亏你还是小孩,要是大人的话,可就麻烦了。不过,以后可要改掉这个坏毛病。我现在要求你给人家吴晓洁赔礼道歉!”

吴晓洁突然嘻嘻笑着说:“王老师,还没等他亲到我呢,我就给了他个大嘴巴,接着就打起来了,也不知为啥,那些和我要好的小姐妹们也跟和他要好的小哥们打起来了,后来窗子玻璃就碎了。”

王子涵老师一时不知怎么评价这件事,只能板起脸来严肃地说:“不管是谁打碎的玻璃,都是因为你俩造成的,回家后告诉大人,你们两家赔偿学校的损失,一家一百元,明天早晨让你们的家长来学校找我谈谈。”

两个孩子吓得吐了吐舌头,赶忙点头。

晚上,王子涵老师穿着一件素雅的睡衣,斜躺在床上打开手机微信,她要浏览一下班级群里有什么动向。打开一看,吃了一惊,家长们舌枪唇剑,火药味十足。

事情的起因是一位家长抱怨作业发得太晚,严厉指责数学课代表的失职行为,说什么,八点半了才发作业,耽误了他的孩子完成作业。还有很多家长跟着起哄,说你要是做不了数学课代表就干脆别做,让有责任心的家长做。

数学课代表的家长也是言辞激烈,说这个群里的作业消息只是发给家长看的,起到一个监督孩子作业完成情况的作用,没有必要早发,课代表的家长也有抽不开身的时候。下午放学前,老师已经把作业写在黑板上了,主要还是让孩子自己学会记作业的好习惯。谁的孩子没有记作业,只能怨他自己。

王子涵老师看到双方吵得不可开交,赶紧上去劝架,言辞之中偏向数学课代表的家长,并且决定每晚八点准时在家长微信群里发作业。

没想到王子涵老师的决定,引来一片指责声,其中有一位家长直言不讳地的写道:“你真是个懒惰的老师,写在黑板上后,接着就用手机拍下来发到群里了,何必再让课代表发呢?这不是多此一举吗?国家拿钱养着你干啥,连发个作业都不想做,对得起工资吗?”

王子涵老师也急了,写道:“我是一天到晚忙得脚打后脑勺。”

对方依然不依不饶,写道:“八点发作业太晚了,这不是误人子弟吗?你还不如不发呢,明天我就到教育局告你们!”

王子涵老师写道:“就这点小事还用麻烦教育局?有什么事不能私下解决?我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干脆我来答复你,从明天开始,七点以前准时发作业,大家不要再争论了!”

对方还算知趣,果然不再哒哒了。

帅气十足的老公抱着不满周岁的女儿来到卧室,看到妻子满脸不高兴的样子,问道:“谁惹你不高兴了?阴沉着个美丽的脸。”

王子涵一看到丈夫和可爱的女儿,满腹怨气就消失了一多半,赶紧撩起睡衣露出丰润饱满的乳房给孩子喂奶。

丈夫脱了衣服斜躺在床上,目光温柔地欣赏着王子涵的脸,此刻,那张俏丽的脸上溢满了母性的慈爱。

看到女儿叼着奶头睡着了,王子涵就把她轻轻放在了两个人中间,然后仰躺着闭上眼准备睡觉。

丈夫忽然伸过头来,嘻嘻笑着要亲王子涵。

王子涵用手挡住丈夫的嘴说:“别让孩子看到,关上灯。”

丈夫说:“孩子睡着了,这么小的孩子懂什么啊,大惊小怪的!”

王子涵郑重地说:“我可提醒你,现在的小孩成熟得可早呢!”

暖乎乎的阳光里,白絮飘飞,校园里的枝枝叶叶、花花草草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棉絮。

王子涵老师后悔穿了一身黑色的衣裳,一路上落满了恼人的白絮,粘在身上像是刚从风雪中走来。本想在进入办公室之前拍打掉,没想到被一个又高又胖的中年男子挡住了去路,那人微笑着审视着王子涵老师俏丽的脸,问:“请问,您是王子涵老师吗?”

王子涵老师仰脸看着那人的大胖脸,回答:“是啊,你是哪位?”

那人说:“我是孙英豪的爸爸,来赔偿学校的损失。”

王子涵老师说:“你还是跟我来教室吧,当着全体学生的面给我,这样可以起个表率作用。”

孙英豪的爸爸点头答应着,跟着王子涵老师向着三八班教室走去。

八点以前是自习早读时间,同学们正在集体朗诵英语单词,见到王子涵老师进来就都住了声。

王子涵老师站在讲台上指着门口里站着的家长说:“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孙英豪同学的爸爸,今早是特意来赔偿学校损失的,也请家长讲几句话。”

孙英豪的爸爸高声说:“对不起同学们,昨天由于孙英豪打架斗殴,耽误了大家的学习,也给学校造成了财物损失,我已经严厉的批评教育了他。孙英豪,站起来,给老师和同学们当场道歉,承认错误!”

孙英豪立刻站了起来,先给老师鞠躬道歉,再给所有的同学鞠躬道歉,当他要专门给吴晓洁道歉鞠躬时,才发现,吴晓洁的座位上空无一人。

王子涵老师吃惊地问:“谁看到过吴晓洁,今早她没来上学吗?”

有学生说:“进校门时见到过她,就是没见她来教室里,可能还在厕所里吧。”

王子涵老师说:“班长领着大家继续朗诵吧,还有几分钟就要上课了,我去找找吴晓洁。”

孙英豪的爸爸从皮夹里抽出一百元钱,当着全班同学的面递给王老师,就跟在王老师的身后出去了。

走廊里此起彼伏地回响着各个教室里的朗读声,王子涵老师身上还粘着白絮,顾不得打扫,急急忙忙向厕所方向走去。

孙英豪的爸爸大步跟在后面气喘吁吁问:“王老师,我可以走了吗?”

王子涵老师说:“你走吧,不过我提醒你,以后和你老婆亲嘴时,一定要避开孩子,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亲嘴惹的祸!”

孙英豪的爸爸尴尬地笑着说:“一定注意,一定注意!”

王子涵老师一进厕所就喊:“吴晓洁,吴晓洁,掉厕所里了吗?快出来去上课,不然要罚迟到了!”

连喊几声都没人答应,王子涵老师就挨个单间开门查看,还是空无一人,便掏出手机找到吴晓洁母亲的电话,打了过去。

电话那边传来吴晓洁母亲的声音:“喂,王老师啊,我们可是受害者,打碎玻璃的钱,应该有侵犯者包赔。”

王子涵老师一愣,心里说:我听你这个干嘛!她没好气地问:“吴晓洁来上学了吗?”

对方说:“去啦,坐校车去的,还和我要一百块钱赔偿费,我没给,凭啥给啊,我们是受害者,不告他非礼就不错了!”

王子涵老师不等对方说完就点断通话,赶紧给校车司机打电话。

校车司机回电话,十分确定地说:“吴晓洁是最后一个上车的,看样子满脸不高兴,像是一夜没睡醒的样子,我还亲眼看着她下车进的学校们,千真万确!”

王子涵老师一指头点断通话,一路小跑回教室看看情况。

教室里,穿着一身白衣白鞋的白晓楠老师已经开始讲课了。

王子涵老师一看吴晓洁的座位还是空的,头里翁的一声响,心里咯咯噔噔跳起来,她忽然感觉到要有什么大事发生。她惶惶然摆手叫出白晓楠老师,嘱咐她费心盯一天课,自己去找吴晓洁。

王子涵老师心急火燎地快步走在校园里,所有的犄角旮旯都找遍了,没有一个人影。整个小学一共是四层教学楼,一个年级九个班,六个年级五十四个班。等她找遍了全校,已经累得满头大汗,连内衣都湿透了,粘粘糊糊贴在身上,好不难受。

一步步高过楼群的白太阳刺激着她的眼睛,想睁大点都不行。她越来越感到要出大事了,一旦让学校领导知道,可怎么办?必须在出大事之前找到吴晓洁,现在只能去校门口的监控室调出监控看看了,但是令人头疼的是,没有尹校长的签字,监控室是不会随便调影像的。找尹校长签字,不是明摆着把所有的事大白于天下吗?况且,平日里尹校长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异样,自己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一旦有一点把柄落在他手里,要是对自己动手动脚,真是不好推脱,还是躲避着为好,那就只有先去校门口保安那里试试运气了。

学校门口保安室里只有年轻的小刘师傅坐镇,看到王子涵老师的狼狈形象就吃惊地问:“嘢,王老师咋累成这副模样?”

王子涵老师低声说:“求小刘师傅调一下监控,我找一个女学生。”

小刘师傅微笑着说:“只要有尹校长的签字,大胆调就是。”

王子涵老师撒谎说:“尹校长不是没在嘛,上教育局开会去了。”

小刘师傅认真地说:“给他打个电话也行。”

王子涵老师瞅瞅四下没人,就伸出玉手抓住小刘师傅的胳膊摇晃着说:“求求小刘师傅了,就算帮帮妹妹不行吗?以后有用得着妹妹的地方,一定效劳!”

小刘师傅嘿嘿一笑,趁机摸了王子涵老师的手一下,说:“看来王老师有难言之隐,好吧,哥哥帮你一次,不过千万不要让其他人知道,特别是尹校长,他可是我姐夫孟副校长的克星啊!”

王子涵老师赶忙点头:“好!好!好!”

调出来的监控上显示,在七点二十分时,吴晓洁跟随在上学的人流中郁郁寡欢地走进了学校大门。在七点三十分时,吴晓洁流着泪水慌慌张张地走出了校门。由于当时正是学生进校门的高潮期,所以谁也不会注意到她溜出了校门。

王子涵老师看完吓得差一点摔倒,小刘师傅也惊慌地说:“坏了,要是还在学校到没什么,这在外面可就不好说了,学校的后面就是大运河啊!要不然报警吧!”

癫痫病饮食治疗
什么药能引起癫痫发作
脑震荡癫痫有什么症状

友情链接:

朗目疏眉网 | 江苏联通夜间流量 | 温州市第十九中学 | 优雅的生活 | 植物遗传学 | 中国男篮经典比赛 | 纯牛奶洗脸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