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华夏多开器 >> 正文

『流年』穿越时空遇上你(小说)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三十二岁那年,徐建军做了父亲。

女儿在一个黄昏出生。护士把她抱过来的时候,建军紧张得都没敢主动伸手去接。他只看见一团小小的暗红血肉在五彩的花被里扭动。蜷曲的头发湿湿地贴在头顶,满脸皱褶,没睁眼,却能向前努着尖尖薄薄的小嘴巴。后来还是丈母娘上前去把孩子抱了过来,用臂弯兜住她,娴熟又舒缓地荡悠,还用嘴佐以咂、咂、咂的伴奏。再后来他们一行人就前前后后簇拥着走回病房去。他们热热闹闹地走在空荡荡的楼道里,夏日的夕阳破窗而入,华丽又张扬,就如同建军那会儿被幸福击中的心情。明晃晃又懒洋洋。

那天的情景建军后来常想起,也因此,他取璨璨做女儿的名字。

女儿来的正是时候。

建军和妻子原本都在地方台干电视,四年前来京北漂。如今工作已慢慢步入正轨,还贷款买了房,半年前刚搬进新家,一切正欣欣然走向安定。

丈母娘大老远从常州跑来,拿了大包小裹许多色彩夸张的衣物,离开医院后,这些衣物就开始轮番在他们家的阳台上晾晒。客人也渐渐纷至沓来,走了还要留下一堆堆瓶瓶罐罐的营养品,散乱着堆积在墙角,让他们原本整洁有序的家一下子变得满满当当。小璨璨一会儿尿了,一会儿又拉了,大哭着,火急火燎地催促你更换。可一切和她沾边儿的衣物又都被告知是洗衣机洗不得的,要姥姥或爸爸亲自上阵,手工作业。于是卫生间里始终有五颜六色,要洗的和洗过的衣物,淋淋地滴着水。妻子奶水不够,鸡鸭鱼都要供应充足,于是厨房变成了生禽屠宰厂。炉灶上一直咕嘟咕嘟煲着汤,到处水气蒸腾,热闹非凡。夏日的北京天气闷热,却又被告知不可开窗、开空调。于是温热的、令人眩晕、窒息的幸福一下就把建军的心严严实实地堵满了。

是在子夜时分,建军才来到自己的小书房,把空调开到最大,打开电脑去网上逛逛。

就是那天晚上,他在同学录上遇到了吴家慧。

不过那会儿家慧用的是英文名,是露西。身份是班级友人。她在建军班的同学录里留言:各位前辈啊,我是你们的校友啊,可我低你们十届,是在校生。听说你们要十年校庆,那不久我就会在学校里见到你们了呀,先提前来认识各位啦。

建军有些奇怪,今年母校张罗十年校庆的班级多了,干嘛选我们。他没理会,继续在网上晃荡。两点多的时候,他有些困意,想起女儿一定又是在折腾,甚至还神经质地听到了女儿梦呓中的哭喊,想去看看。低头看到同学录还没关,就匆忙上去看了一眼。发现只有他和那个露西在线。而且奇怪的是,露西把刚才的留言又发了一遍。

他于是有些生气,就去留了言:我们班怎么那么值得你有兴趣啊?轻点鼠标,建军把留言发了上去,然后匆匆关机离开。

2、

八月,英格兰。吴家慧一个人做着大巴士奔波在渡假的路上。这是匆忙开始的旅途,她只来得及准备了一大双肩包的快餐面,背上,就上了路。

今天是开始旅行的第一天,恰好遇见了难得的艳阳高照。

窗外一望无际的初夏牧野终于饱饱地浸满了太阳柔媚的波光,葱茏的大片大片的绿色越发显得汁液丰盈,如水般四溢着倾泻流淌,漫洇着润染开并伸展向远方。除了慵懒的羊群,草场上偶尔还可见自由自在生长的树木,怪异执著地挺立,如同英国人一样散发着一种难以接近的孤独和自傲。要是在平时,家慧很有可能会对此熟视无睹、无动于衷的,然而今天却不能。今天这阳光不仅照在家慧身上,更映在她心里。透过汽车的窗玻璃,家慧看见自己的眼中有欣喜的微光映照在窗外奔跑的绿色里,此刻正熠熠地、明明灭灭地闪烁。

她高兴,当然是因为她找到了徐建军。

不错,家慧的确不是建军的校友,当然也不是小他十届。她上同学录的目的当然为了找建军。她已前前后后、反反复复折腾了半个多月,到底成功啦!

她兴奋地查看了建军班里所有的留言,贪婪地在自里行间,细心猜测、推算、并不断验证、确认。终于,建军这些年来生活的脉络逐渐在家慧的眼前清楚起来。

回头仔细算算,到今年,自己和建军相识已有九年了吧?九年,只是想想,都会觉出恐怖来。一个人生命里能有几个九年?更何况从二十三岁到三十二岁,正是女人生命里一段儿真正的花样年华。

九年前,也是初夏,在W城,也是绿草茵茵的季节……

自己将在那年秋天大学毕业。从春天开始就到处跑着去应聘。W城只是自己所去的众多应聘的城市之一。虽然自己和建军最终都没能应聘成功,留在那儿,但因她们之间的故事发生和结束都是在那儿,从那以后的家慧,就再不曾踏去那里半步。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一点儿也没有想到你是学工民建的。其实到现在我都没有办法让自己相信,工民建会和你有什么关系呢?”最后一次分手的时候,建军曾如是对家慧说。

“那第一次见到我,你为何要主动和我搭话儿,你惹我干什么?”

家慧的回答却既快又狠,她那时心底有无法发泄的怨恨,她有些气急败坏。

多年以后,每每家慧回想起自己和建军的故事,思绪永远纠结在她们之间故事结束的那一晚。

有时她会奇怪自己的记忆力,她们的故事中有那么多美好的记忆,为何都能在光阴的流逝中日渐变得面目模糊,而结束的那一晚却偏偏会在时光的打磨中愈发清晰呢?到现在,她甚至还能记起那晚的许多的细节:路边不时飘撒的槐树花儿散发出来的丝丝缕缕的清香、建军硬邦邦、质地低劣的西装在自己脸上摩挲时痒痒的令人心慌的感觉、以及不时从他们身旁疾驶而过的电车此起彼伏的报站声:下一站动物园,下车请做好准备。下一站动物园……一趟又一趟、一声又一声,她和建军那晚的谈话都满含了小心的质疑和探询,几度无法进行,不断尴尬空场,于是就不时有纷扰的市声介入,那气氛让家慧每每回忆起来,都感到令人窒息的压抑和郁闷。耿耿地憋在胸口,欲哭无泪又欲语无言。

她那时,能说什么,能怎么说?

那次是最后一轮的招聘考试,家慧没通过。虽然建军算是胜出者,然而无论怎样,他们将面临的还是分手在即。家慧的心里万念俱灰,却发现建军一直在说些边边角角的事情,且目光游移着躲避她任性的质疑和纠缠。考试失败了,家慧不可能来W城了,然而建军却只在看榜的时候说了一句慢慢来吧,就不再提及了。然而到底要如何慢慢来?家慧开始在心底怀疑建军对自己的感情,开始意识到其实她和建军的故事只发生在初试、笔试和面试三场、六天。都是从外地遥遥千里地来考试,在陌生城市里的邂逅,他们之间的感情到底能有多深?这爱的故事到底能走多远?

是后来建军的泪水,让家慧清楚建军对自己的爱。

她在彼此心事重重的互道珍重声中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后却又忍不住回过头去张望。这才发现建军并没有动,而是木然在路灯下发呆,眼中有亮晶晶的泪光在闪烁。家慧于是也没能忍住自己的泪水放声哭出来,一路跑将回去。

建军用力把她揽在怀里低声问她:你没有怀疑我是骗子吧?她则颤抖着不能讲话,只是哭着摇头。于是她听见建军说:“家慧,我是不会忘记你的,真的,你知道么?在我心里,你就是另外一个我,那么自在、那么任性。我真希望自己能保护你,我真恨自己无能。你一定要原谅我,好么?”建军的声音开始渐渐哽咽,他在末了只是反复叮咛:“家慧,你要记得,一定要善待自己,记得一定要让自己幸福好不好?”

建军年长家慧两岁,那时毕业已两年了。家慧开始只觉得自己对建军的依恋是对沉稳、周正的依恋,却没有想到建军会有如此这般的说法。当然,那时候,她更无法知道这说法还将影响自己后来的生活。

3、

“毕业十年后,会是什么样的人,还经常喜欢上同学录?”

第二天上班,建军的同事,发现他在登陆同学录,向大家提出来了这样的问题。办公室还为此热闹了好一阵儿,大家对此展开充分讨论,得出大体一致的几点共识如下:1、有童心、内心浪漫的人。2、如今工作轻闲或总在网上泡着的人。3、读书的时候热心学生工作的人。4、女人多于男人,如今幸福的人多于不幸的人……

建军热烈参与讨论,分享大家讲述的与此相关的各类故事。但对那些推论,他则保持沉默、未置可否。原因无它,只因在那不足十人的小栏目组里,自己好歹是个小头目,他不想过多袒露自己。不过一个人闲下来的时候,建军觉得自己其实还是认同这些推论的。对前三条,可以说自己就完全符合。至于现在是否幸福,他则感慨良多。

他出生在山村,是家里的长子。父亲是军人,母亲体弱多病,少年时代的他,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及至能随军,他已然要读中学。

他最初的对幸福明确的向往正诞生在那个时候。

从贫瘠的山村迁往荒凉的兵营途中,他和两个弟弟在妈妈的带领下,首次途经了城市,他首次打量城市也首次被城市打量。自卑、内省和狂野的不安,让幸福第一次在他的脑海中变得形象具体、可感可触,从那以后他开始经常幻想自己有一天长大后,能自由自在地远走他乡……而今天呢?自己心中幸福的面目,还会如此么?

已过而立之年的建军,在今天回望曾经的年少时光,唯有报以苦笑。自己是勤奋而踏实的,无论面对的是学业还是事业。自己也是顺利和幸运的,无论升学、就业还是婚姻。

他想起高三那年春天。自己正在教室里上自习,老师走过来,拍着他的肩膀告诉他说,他不必参加高考了,因为已经被批准成为今年学校里唯一的一个保送去上省师范大学的学生;他想起自己毕业分配后,只教了一年书,就和同宿舍的一个同事一起去参加省电视台招考,三轮考试下来,同事感觉很好,他则心怀忐忑。可去看发榜,同事落榜了,他倒被排到了最后一名,然而却的确是在被录取的榜单上;他想起那天晚上,他在台里值晚新闻的班儿。直播结束了,他正忙忙活活地整理带子,演播室里的灯灭了,他如今的妻子,那时在他眼中只是星光闪烁,可望不可即的女同事,径自向他走过来,带着刚下节目时共鸣良好的播音腔儿试探着问他,“徐建军,你今天可不可以送我回家……”

一切都来的那么突然,那么幸福,那么恰到好处,想想自己的一路走来,建军真的很知足。诚然他勤奋、谦逊,似乎这一切都是天道酬勤、理应如此。但建军却常常因此感激莫测的命运。当年自卑、内敛的小小少年走到了今天,尤其如今在人才济济、藏龙卧虎的单位工作,他已逐渐看清自己的庸常和愚钝。来京后辛苦打拼才有了今天,要做父亲、要还房贷、爸爸去世后,妈妈和弟弟生活在一起,他们的境况实在不好。他是长子,是丈夫,也是父亲,他已开始渐渐感觉肩上担子的沉重,更渐渐知道幸福其实原本就该简单、寻常,就应该在手上、身旁,应该用心珍视和把握。

现在的建军,每每心平气和地回望往昔,都会觉得自己一直以来,就是被幸福牵着手走过的,他觉得自己在这条路上,总是不时被幸福浸泡、淹没,而年少时的有关远走他乡的幸福梦想则早已远去变样,偶尔想起都会觉得恍若隔世。

4、

在徐建军和他同事们总结的,有关毕业十年后,依然乐此不疲上同学录的人群中,我们找不到吴家慧丝毫的影子。只因他们总结的是一般规律,那可容不下家慧。特立独行的家慧。家慧从小到大,一直超然存在于一切一般规律之外。比如小时候,只因为妈妈是教师,家慧就得以六岁上学。甚至上学后还要跳级;比如六年级的时候就开始和后桌儿的男生传小纸条儿,开始恋爱;比如在外贸公司干得刚有些起色,就辞职来英国留学;比如当最初申请的MBA读完了,也赖着不想回去,又找个资格认证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读着;比如到了真该恋爱、成家的年龄,却依旧孑然一人,并且似乎也没有要嫁的任何苗头。

和建军的故事过后,家慧也断断续续有过几次失败的情感经历,但都不同程度的不了了之。因没有人再像建军那样让她产生依恋的情愫。家慧觉得自己仿佛在和建军分手那一刻迅速成长,以后的情感故事都如同两个平级人物间的斗法,势均力敌、你来我去、各显玄机,然而频频过招,热闹归热闹,却再也找不到心甘情愿的输赢,以致一直无法顺畅走向婚姻。妈妈曾有一次痛快地数落她,妈说:“家慧你这孩子心怎么这么狠、这么冷,你谈恋爱想法太多,太用心机,太多算计,你这辈子注定要吃苦头……家慧不晓得自己是否是正在吃苦头。反正现在心如止水,不再为此所困,心中也不再因此有大的悲喜起落。想想自己从小学还没毕业就收到男同学的小纸条,偷偷出去装模作样地约会。一直到目前刚刚吵翻的男友乔为止,真正提出分手的都是自己,只有和建军是个例外。是因为自己力所不能及,所以有时她也会用建军让自己体会失败来解释这份情感的独特。

这次自己和乔翻脸,又被乔痛快地骂了个一文不值。这乔简直是自己的克星,他们同居有两年了,分分合合,一直没有停止过争吵。乔有本事又狠又准地向家慧最软弱的心结,发起猛攻,让她几乎无法面对自己的不堪,就又大哭一场跑了出来,孤零零地跑去和并不见得欢迎她的同学,挤去住一张床。新愁旧恨涌上心头,开始盘点自己所谓的爱情之路,开始越发怀念建军。

对癫痫患者该怎样护理
儿童癫痫发作时怎么办
青春期癫痫发病机理

友情链接:

朗目疏眉网 | 江苏联通夜间流量 | 温州市第十九中学 | 优雅的生活 | 植物遗传学 | 中国男篮经典比赛 | 纯牛奶洗脸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