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群号码提取 >> 正文

『流年征文-小说』午夜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程午夜的名字是个莫大的嘲讽,我总觉得像午夜这样的名字,应该是极其阴柔的,属于那种带些妖魅,带些不羁的女郎。婀娜着走过午夜的街头,掠过一阵若有若无的香风,衣锦夜行。比如阿苏,比如我。但程午夜不,他做着和他名字字面上极其相符的事,在午夜里出没,然后在太阳出来前遁入黑甜乡。我常懒懒地嘲讽他说:“午夜,你看看你的作息,与聊斋女鬼无异。”

昼伏夜出的生活令他帅气的脸上总有着淡淡倦容和沧桑感,而这并不妨碍女郎们对他的鉴赏以及接纳,他总能神采飞扬地吸引女人的注意力并且能做到用专注的目光凝视着你,让你感觉仿佛自已有如公主般的尊贵。程午夜擅于扯淡,扯得亦真亦幻的时候,便正中了女郎们的下怀,阿苏就在旁边掩了嘴咯咯咯地乐,前俯后仰,笑靥如花。

我那个时候总是慵懒地缩在沙发角落里,看着他们逗乐子。午夜的神采飞扬,看着他微青的下巴和性感的双唇,迷惑,恍惚。有时候想想,这样的上海夜,这样的酒吧,这样的男人和女人。

阿苏和我同事,但不在同一个部门,我在编辑部,她在广告部;我们住同一幢楼同一层,但不同室,我在A座她在B座;我们穿同一个牌子的衣服,但不同风格不同款式,我穿古典随意,她穿欧化前卫;我们欣赏男人的品味相同但得到的方式不同,我是天性懒惰以静制动,她是肆无忌惮主动出击……两个姑娘生于江南的不同地方,生活在上海这个大都市,同进同出,友好邦交,有意无意地别着苗头。

谁都没有打破这个平衡点,直到程午夜的出现。

其实我和阿苏都是属于夜晚的女子,同午夜一样。而我更甚于阿苏和午夜。我讨厌白天阳光刺目的感觉。那种阳光灿烂的日子让我深恶痛绝,恨不得拿块黑布把太阳遮得严严实实。所以我的屋子里除了厚厚的地毯之外还有厚厚的窗帘。我的工作性质使我可以不必每天上班打卡,在家里用电脑处理一下文件即可。阿苏不,她晚上在酒吧花天酒地之后第二天还得出去偶尔跑一下广告参与应酬。但我不明白为什么她总能睡那么少的时间还神采奕奕而我总是那副昏昏欲睡的样子,除了和午夜在一起。

说起来是我先认识程午夜的。一切都那么落入俗套。我天天在网上溜达,午夜时分总是在某一个聊天室里碰到一个叫午夜的人,于是互相勾搭。知道对方原来同在上海时,他说非得要宰我一顿不可。我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到了那个叫“一九三一”的酒吧,看到了像个雅痞的程午夜。他穿得很随意,但有一种说不出的优雅,不经意间发现那竟是一套价值几万的阿曼尼。

然后开始聊天开始相识,发现倾心的感觉比网上更甚。两个本就优秀的男女一起寂寞在上海这个繁华的都市,没有理由不恋爱一把,否则简直对不起自己。游走在形形色色的男人中间,我从来都不把他们当一回事,许是看惯了世间炎凉知道人情本就薄如纸。

我们约会的地点总是在“一九三一”,那里有着旧上海三十年代的感觉,连侍者都穿着精致的小旗袍,无论怎么看都是妖娆多姿使人疑心到了旧上海那奢华的夜景。但午夜恰到好处的称赞和体贴总让同样穿着旗袍的我没什么不自在。事实上那样的环境你穿着极其欧化的服饰进去总归是有些格格不入的。就在妖异的咿呀音乐声里我很没出息地沦陷在一个叫程午夜的男人深遂双眸中,难以自拔。

很多时候我佩服午夜的冷静,觉得沉迷于爱情中的愚蠢。表面上还是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天知道从那一刻起心里多了一个人坠着,沉甸甸,透不过气。午夜在床上的魅惑并不亚于他衣冠楚楚时的诱人。他把我带到他的小洋楼里,很清爽的房间,爬山虎在窗外绿荫荫,欧式风格的屋子难掩贵族的气质,毫无疑问这是一个自信的男人所拥有的自信的资产,就像他那辆毫不显眼但让人喜爱的宝马。常常是我半夜醒来,略带疲惫的用指尖掠过他修长的睫毛和温暖的身躯,听着他沉稳的呼吸,告诉自己,这种忽然袭来的幸福是那么让人怀疑。

午夜是个好男人,只是有些花心。任谁也看得出的道理,要得到这种男人的心如同想在午夜看见太阳那样不可能。

忽然开始后悔,在阿苏见到午夜的那一刻。我知道和她的友情终于变质。

“一九三一”的七月初七,中国情人节,午夜在幽暗的灯光里握住我的手,情景美好得那么合适求婚。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首饰盒子,那一刻我屏住呼吸希望里头是一枚戒指,可惜同样是亮闪闪但不是戒指而是一条精致的项链。午夜帮我在背后扣上扣子我忽然想起,传说里情人间戴项链千万不能让他从背后帮你扣扣子,否则两个人肯定没有好结局。沮丧得想哭,情绪极度低落,想起自己已多年不哭,希望传说只是传说而已。忍住眼泪抬起头看见阿苏款款走来笑得别有含义,身边跟着他那个白领男友拖泥。

打过招呼之后他们旁若无人地落座,我看到阿苏盯着午夜眼中闪过寻得猎物的光彩。我象往常一样开始为拖泥这个老好人担心,就像他的名字叫托尼,但我习惯叫他拖泥,永远是拖泥带水优柔寡断,这回我更担心我自己。从来都不喜欢跟人争什么,一样的口味我从来不在意,若阿苏喜欢我可以让给她,许是看透了人世以为自己修为已深。但午夜不同,这个男人让我爱得呕心沥血不能自已。

一样绝色的女子,正当妙龄,一个古典一个美丽,午夜没有给过我任何承诺更何况我默许他可以逢场作戏。“一九三一”的酒吧给子夜时分添了一笔诡异,午夜游移在两个女人中间游刃有余。拖泥本来也算优秀但跟午夜一比优劣即分明,备受冷落估计他已习惯了,一副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样子,阿苏不知怎的灵感忽至妙语连珠伶牙俐齿逗得午夜哈哈大笑,眼中的激赏不容置疑。

看到此情此景,尽管是情人节,尽管午夜刚才用链子圈住了我,心里还是凉了半截,原来有的能将他占为已有的自信忽然荡然无存,这样男人和女人的游戏里我算老几?千恩万爱终究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夜不归宿,在午夜怀里忽然惊醒,听他嘟囔着翻了个身又沉沉睡去,忽然脸上爬满了泪痕。

那一夜之后如我所料阿苏开始再一次冷落了拖泥。常常听到她打电话给午夜,那男人脸上笑吟吟,起初只说你这朋友真有意思,说话风趣得紧。我懒懒应对:那丫头是很幽默的。后来偶尔有意无意地问起,他的嘴开始滴水不漏,让我心慌得不能自已。

其实不是我不够美丽说话没意思,只是,男人女人呆在一起久了终会厌弃,喜亲厌旧并不需要什么道理,没有一份爱情能持久,尤其是在速食时代的如今。午夜是那么飘泊的男人,即使我再努力只不过是个旧人,比不得阿苏初来乍到,令人耳目一新,那么容易吸引午夜的注意。

我独处的时间开始加长,有一天日暮西山,忽然老总叫我去一趟公司。打了个车直奔目的地,进门时和阿苏擦肩而过,看到她在电话里绵绵软软地说,今天我过生日你无论如何要陪我一起,既然你喜欢我们就约在“一九三一”。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寒战,感觉到秋的凉意,天晓得这个白羊座的女子生日已经过了不知道多少回。听着老总噜嗦的言语我神游太虚。

那天夜里我鬼使神差地“路过”“一九三一”,笑靥如花的阿苏精心打扮后对面坐着同样是笑脸的午夜,我狠狠地闭上眼睛希望一切只不过是梦境,或者只是偶尔间的邂逅,但不可能,我记得那天用午夜的电脑发邮件时无意中看到阿苏给他的一封信,题目就是:偏要在你和她之间横插一脚。我以为一切只是玩笑,没想到终究是自己编个理由骗骗自己。

回到家中一夜无眠,想起我亲爱的午夜,那一男一女也许就在我经常躺的那张床上翻云覆雨,他曾经对我做过什么现在也同样对她做着,心中五味杂陈,极度郁闷。天快亮时起来泡澡,浴室的大镜子中的女子脸色惨白得吓人。忽然对自己心生怜惜,这又是何必?阿兮阿兮你不是没人追,不是没人理,何必苦苦纠缠一个男子,况且他并不属于你自己?

终于决定重新振作,不再颓废,白天好好上班了。打了一些粉底遮住憔悴的神色,难掩心伤后的疲惫和无力。出门时和阿苏同路,一起打的去公司。她笑得意味深长:“看起来精神不怎么样啊?妹妹啊,你是不是碰到什么事了?”

我笑笑强打精神摇摇头,输了情场我并不输人。

阿苏一脸诚恳告诉我,要小心世上的人,生活着不容易,所有的鸡蛋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不然碎了就是全部,受不了的是自己。

我若有所思问她,怎么忽然说起这事。她一脸笑意说,没什么只是忽然想说而已。

领悟只是需要一刹那。

我依然活得优雅和美丽。酒柜里仍有午夜爱喝的酒,雪茄盒里放着他抽的烟。只不过是身边少了个人而已。有时候会傻傻想起,不知道阿苏会不会像我一样半夜里爬起来给午夜煮宵夜;会不会像我一样在他喝多了酒之后守着他一夜无眠担心他胃痛;会不会像我一样在他睡不着的时候给他摸着背哄他入眠;会不会像我一样因为午夜的不喜欢而放弃和形形色色男子的约会;会不会像我一样在午夜上网泡美眉的时候一口一口用调羹喂他吃饭……

冬天过去春天又来了,我衣橱里的衣服换了又换,永远都是花样年华般的旗袍,偶尔也穿牛仔,总是那抹轻蓝,因为午夜说那是最衬我的颜色。

我不知道爱情到底还存不存在,也不知道午夜这样的男人到底要的是什么样的女人。只知道在若干个月后拖泥又回到了阿苏的身边,阿苏同我当初一样的憔悴和无力,我没有问她原因,只是发现这个聪明女人到底还是碰到了克星。

决定离开上海这个伤心地前往巴黎,提着旅行箱出门时碰到她,看着她对我欲言又止,笑笑,忽然想那个关于项链的传说,想起鸡蛋的故事,想问她一句:你的鸡蛋有没有放在一个篮子里?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口,门外公司的护花使者已经催了几次。飞机的轰鸣声里告别上海这个繁华都市,白云朵朵,阳光灿烂,忽然笑出了声,泪流满面,原来还是喜欢黑夜里。

几年以后还是独身,巴黎的绅士多如过江之鲫,面对他们总是懒洋洋提不起劲,仿佛缺了点什么。决定回国,做我自己。回到上海好久不去泡酒吧,有一天想起“一九三一”想起那段往事,发现午夜还是像太阳一样闪烁在我心底。一群法国绅士和淑女同行,居然碰到午夜,他在人群还是这样耀眼,只不过那份倦态已经加深,无形中的疲惫使他显得更加成熟沉稳。我看到他,眼中的火花再次迷惑再次犹豫。

“程午夜,你好。”我的嗓音比以往暗哑迷人,掩住我心潮澎湃那一瞬间的惊喜。

众目睽睽之下午夜第一次不顾形象地抱住我,将脸埋在我浓密的长发里。那些法国人会心微笑,任谁看来都是一副恋人久别重逢后的激情。一瞬间的手足无措和鼻酸。午夜喃喃地在我耳边低语:“……我等了你三年!我现在可以回答你我想要的是什么样的女人!所有的故事只不过是插曲,你是我的主旋律!”

我忽然想哭又想笑,这个午夜,第一句话居然是怨怨地控诉我让他等了三年。想起拖泥终于不再拖泥带水制服了阿苏这个飘浮的女人,一起到法国度蜜月时偶尔间无心地絮语,似乎午夜三年里都是一个人。身后的掌声响起,这群老外,有热闹可看总是自以为是。窝在午夜的怀里,闻着那熟悉的男人气息,眼前浮现出阿苏嘴角带着戏谑的样子:“告诉你,不要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那么聪明的女人原来也会犯错误。我就是把它们都放在一个篮子里了,我就是没出息,而且还是同一个篮子里。

寂静的夜里,指尖划过了怀念着的身躯,彼此的思念和饥渴使得我们几乎发抖,浓重的呼吸声里我终于泣不成声,午夜将泪水用舌尖舔尽,享受熟悉美妙的感觉,一起飞翔在天堂和地狱,激情过后我伏在午夜的胸膛上喃喃低语:

“传说毕竟是传说,原来什么都不是奇迹,午夜的太阳也是存在的,挪威北部夜间的阳光极其美丽……我就把鸡蛋放在了一个篮子里……瞧我爱上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午夜闷哼一声,将我紧紧抱在了怀里。幸福得透不过气。

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专科医院
癫痫预防
高发期癫痫病发病机理

友情链接:

朗目疏眉网 | 江苏联通夜间流量 | 温州市第十九中学 | 优雅的生活 | 植物遗传学 | 中国男篮经典比赛 | 纯牛奶洗脸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