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纯牛奶洗脸的好处 >> 正文

『流年』枕一阕清梦 共君天涯(小说)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那一日,她一曲清音绝世,莲心素白翩然,成了他一生的追随。

那一月,他一管清箫碧碧,晚风摇曳,为宛在水中央的女子。

那一年,她倾城一剑,摇坠梅雪,一笑为他绽放倾世容颜。

那一世,他携她手,三生石畔,共你天涯路。

——记

[繁花陌上。一袭羽衣落]

蝶舞莲香,烟水笼月。

她轻倚栏杆,一袭白衣在夜风的吹拂下仿若羽化的蝶儿般翩跹流转。满池的清莲刹那间倾情绽放,那样清绝一世的美,仿佛亭中那个不染轻尘的女子一般。

她望着满池清辉倒映下一株株盛放的清莲,浅然一笑。指尖不经意的掠过身侧的古琴,几声柔和的琴音从指尖跳出,清亮悦耳。

夜风习习,拂过她的脸颊,几丝秀发在晚风中轻轻飞扬。“做个清浅的女子,听风,赏雪,弹琴,舞剑,一生这般,便好。”想起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心思总会如莲香般清素婉转。

皓月万里,清辉满地。

月色下,那一袭紫衣静静地立在碧水池边,悠扬的琴声回荡在风中,水波潋滟,素莲清灿。她望着亭中的女子,白衣翩翩,浅笑薇然,一抹疼痛在眼底深处倏忽而逝。那样清浅的笑容,美得那么脆弱,仿佛风一吹就会散去。水儿,千方百计的救回你,究竟是对是错?碧寒轻轻地叹了口气,我如此费尽心机的想要抹掉过去的一切,可你,即使忘记了所有,却依然还清晰地记得那一曲。

——天涯殇,望断天涯独自伤。

“寒姐姐。”蓦然看到那一袭紫衣,亭中的女子嫣然一笑,幽幽的琴音在指尖翩然而出,池中的素莲益发清灿。

那个女子,是她醒来后看到的第一张面孔。焦急,忧虑,恐惧,甚至还有眼底深处一丝隐隐的绝望,在她醒来的那一个瞬间幻化成一朵绝世的笑容绽放在她绝美的容颜上。

她唤她“水儿”,一个不惊轻尘的名字。她告诉她,做个清浅的女子,听风,赏雪,弹琴,舞剑,一生这般,便好。她如是说,她亦愿如是做。

只是,她不知道应该要如何做,才能让她眉目深处那一缕夹杂着绝望的忧伤消失掉。究竟,她曾经有过怎样痛楚的经历,才会在心底留下那样深的绝望和忧伤。白衣女子揉了揉额角,微微有些痛。究竟,自己又有过怎样的过往,才会让冰冷如她这般小心翼翼的呵护怜惜着?望着池中的清莲,朵朵妖冶的绽放,水儿轻叹了一声,眼光清艳迷离。

[红尘冷。一阕清音半世殇]

“咫尺,天涯……”碧寒冷冷一笑,眼底深处沁出深深的绝望,一丝冷光倏然而过,寒如冰雪。“如果不是你们,汀云不会死。如果不是你们,汐菡也不必如此。”她冷然的声音里隐藏着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蓦然望向一旁,冷冷的月色下,那一袭青衫仿佛雕刻千年的冰雪一般,清寂而落寞。

“铮”的一声响,一道清光划破夜空,仿佛夺去了月华般,咫尺剑幻化出清影万千,闪过他绝望的眼神。“墨子冷,这就是你们想要的么?”

青衣男子的肩陡然一震,望向一旁的女子。叮然一声,她素指轻弹,咫尺剑发出森寒的冷光,一如她眼中脆弱而绝望的颜色。古琴一端,那根断了的琴弦沾染着丝丝嫣红在风雪中肆无忌惮的飞扬。他眼神骤然一痛,原来,就是这样深切的绝望,才让那个素衣清颜的女子义无反顾的堕入尘世么?仅仅是为了……这柄剑……这方琴么……他喟然一叹,十年前,便是这样。

听雨轩,流风阁。忆起听雨轩里那一朵消散在轮回中的笑容那般的风轻云淡,忆起流风阁中那个惊才绝世的男子十年来的痛苦莫测,汀云,汐菡,他心下一紧,痛楚的眼神中骤然闪过一丝凌厉的光芒——阁主,十年前,你没有守住的东西,今天,就让我来守住吧。

雪,无声的落下,素洁轻盈,夹杂着寒风穿亭而过。眼前,仿佛一袭白衣飘然而过,那样清浅的女子,宛如素莲般,成了他一生的眷恋。他指尖附上案上的古琴,清悦幽婉的琴音一如初见的那晚。他嘴角蓦地浮起一丝笑意,“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一定会找她回来。”一丝决绝散落在他清亮的眸子,他的语气中带着断冰切雪般的坚定,“即使她已经忘了我。”

红尘已远,天涯更远。

看着那袭青衫消失在清寒的月下,碧寒不易觉察的笑了笑。如若,你能许她一方清浅的城池,我便还你那个素心无殇的女子。

[云水涧。天涯远。为谁清逸为谁妍?]

半夏微凉夜,流光素影淡淡妍。

仿佛一场遥远的梦,他一袭青衫,在月下踏水而来。晚风氤氲,暮岚流转。一曲箫声寂寂,吹散了几丝惆怅,几许牵念。

究竟那个人是谁?为什么每次想起,她都会有心痛的感觉。素指轻颤,风,掠过她柔软的面纱,清辉月影,映在她淡如水的眸子里,惊人的流光溢彩。

静水居。碧寒说,这里是她们一起长大的地方。她望着满池残落的荷叶,苇荡蓊郁,碧波潋滟,倒映着她绝美的容颜。她痴痴的望着亭中石桌上的那行字,“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青衫,剑华,素莲,箫音,头,猛然一痛,似乎有什么东西从脑海深处挣扎着,呼之欲出。

“铮铮”两声,她霍然转身,那一袭紫衣怀抱一方古琴,依水而立,正笑吟吟的望着她,眼底深处,一丝决然一闪即逝。

悠扬的琴音在紫衫女子指尖绽放,碧寒脸色苍白,嘴角沁出一丝血色,指尖诡异的蓝色氤氲若雾。“我记得你,是你救了我。”遥远的记忆从沉睡中惊醒,她想起,清寒的月色下,那个青衫男子如是说,一抹淡然的笑容里带着的浅浅的暖。

“汐菡,你都想起来了,是吗?”望着眼前这个不惊轻尘的女子,清迷的眼神渐渐水一般的清澈起来,这个向来清冷的女子如释重负般的叹了口气,倾尽毕生之力,我终于找回了完整的你。

“水儿,去吧,做个素心无殇的女子。”冰冷孤寂的紫衫女子,绝美的脸上露出一丝温暖的笑意。汀云,这也是你想看到的,对么?指尖,那一方传递消息的素笺早已化作灰烬散落在风中。上穷碧落下黄泉,他要的,只是那个宛在水中央的女子清婉一生,如此而已。那个同样从流风阁里走出来的青衣少年,与他,终是不同。

如若,你能许她一方清浅的城池,我便还你那个素心无殇的女子。望着那抹翩然远去的清影,碧寒的嘴角绽开一朵清琦的笑容。

风往,尘香,心飞扬。

[枕一阕清梦。共君天涯]

三月江南,碧水幽潭。

一曲箫声轻扬,漫过沉寂的午夜,在月色下翩然若岚。他一袭青衫,静立于水畔,清冷的月色下,满池清辉摇曳,碎光点点。

“我常想,在这样的月色下,她抚琴,我吹箫,从此携手红尘深处,相伴在青山绿水旁。”

熟悉的声音从耳畔响起,琴音戛然而止。她蓦然转身,白衣如雪,素颜似莲。风过,佩剑携琴的女子宛若五月盛放的白莲,清素,婉凉。

“水儿?”

“我是水儿,也是汐菡。”

轻风拂过她柔白的面纱,素指掠过古琴,琴音丝丝缕缕绽放在指尖。墨子冷释然一笑,手中长剑铮然作响,在剑尖挽一朵雪花次第绽放。剑染月华,如霜似雪,在子夜悠然盛放。

夜风轻轻拂落满树莹白色的花瓣,白衣女子望着那一袭青衫翻飞,浅然一笑。一对倒影,一溪碧流,一阕清音,一抹剑华,一如那年的月夜,倾世温暖,潋滟流光。

琴箫碧碧,夜风长吟,一树梨花落。

“天涯远吗?”

“不远。人就在天涯,天涯怎么会远呢!”

癫痫治疗该去哪家医院
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几种
哪个医院能有用治好癫痫病

友情链接:

朗目疏眉网 | 江苏联通夜间流量 | 温州市第十九中学 | 优雅的生活 | 植物遗传学 | 中国男篮经典比赛 | 纯牛奶洗脸的好处